外资持股比例降至 19.5%,为 2019 年 3 月以来最低


一项分析显示,今年 3 月,在价值 6190 亿美元的 NSE500 公司中,外国基金在国内股票中的持股比例降至 19.5% 的多年低点。

2022 年 3 月的 FPI 所有权为 19.5%,是过去三年中的最低水平,而 2019 年 3 月为 19.3%,这是 COVID 之前的时期。

根据华尔街经纪公司美国证券印度公司的一份报告,与去年同期相比,他们的所有权为 21.2%,是 2021 年 3 月有记录以来的第二高。

2017 年 12 月,外国基金在国内股票中的持股比例为 18.6%,为五年来的最低水平,而在 2021 年 12 月达到峰值,当时他们拥有 21.4% 的国内股票。

报告称,值得注意的是,外国投资组合投资者 (FPI) 的份额损失已被国内基金股票所有权的急剧上升所纠正,这些基金在 3 月注入了 60 亿美元,在 22 财年注入了 146 亿美元。

在 6190 亿美元的 FPI 所有权中,增量分配最高的是能源股,占 16.2%,其次是 IT,占 14.8%,通信服务占 4%。

在整体配置中,金融股仍以 31.4% 的比例领先,其次是可自由支配的股票(9%)。

报告称,仅 3 月份就出现了连续第 6 个月的 FPI 流出,这是自 2020 年 3 月(在大流行恐慌之后)以来最严重的一次,原因是地缘政治风险持续存在、供应方面问题导致通胀上升、商品成本上升。

即使在撤出的情况下,新兴市场基金也一直在稳步增加对印度的配置(3 月为 19%,2021 年 1 月为 13.3%),而中国(3 月为 34.6%,2021 年 1 月为 42.2%)。

同样,MSCI 印度对新兴市场的估值溢价仍为 38%,对全球的估值溢价高于各自的长期平均水平 10%,但从长远来看,这种溢价是合理的,因为印度在新兴市场中处于更好的位置,报告说。

除印度外,本财年迄今为止,包括台湾、韩国和菲律宾在内的其他新兴市场也出现了大规模资金外流。

创纪录的下降主要是由于 3 月份 54 亿美元的大量流出以及 22 财年高达 157 亿美元的流出。 如此大规模的撤出是在他们在 2020 年注入 230 亿美元和 2021 年注入 37 亿美元之后发生的。

鉴于通胀飙升影响了多个行业的交易量增长和利润率,华尔街券商预计市场近期将横盘整理。

该券商并未为其 12 月 Nifty 目标 17,000 点提供任何上行空间,但表示它更喜欢金融、工业、周期性股票和公用事业中的精选汽车以及防御性股票中的医疗保健。



Source link